欢迎来到晋城旅游网官方网站
习近平总书记深情嘱托传遍三晋大地
来返晋人员登记
广告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全域旅游 - 红色旅游
朱德抗战名篇《出太行》写在晋城这座山上
发布时间:2022/7/19 来源:山西晚报

晋城文化学者认为,可整合挖掘“朱总司令出太行”沿线资源打造全域红色旅游线

  今年7月,中国共产党建党101周年,泽州县委组织部推出“庆七一”党员教育系列电视片,一部《朱总司令出太行》的电视片尤为引人瞩目。
  1937年,朱德率八路军挺进山西,转战太行,开辟了晋察冀、晋冀豫、晋西北等抗日根据地,并粉碎了日军对各根据地的围攻,八路军在山西站稳了脚跟,又为向整个华北发展创造了条件。
  1940年,中共中央准备尽早召开中共七大,一再致电前方,希望朱德早日返回延安。这年的春天,朱德离开八路军总部南下出太行。
  “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两岸烽烟红似火,此行当可慰同仇。”1940年5月3日,行进在出太行途中的朱德即兴创作了这首气势磅礴、脍炙人口抗战名篇——七言绝句《出太行》。
  82年过去了,经晋城文化学者王春平、李俊杰、王晋川多年的研究考证,最终得出结论:当年朱德《出太行》的创作地,就是晋城市泽州县金村镇老龙背山巅。
  1940年4月10日,朱德由武乡八路军总部出发前往延安,其中6天途经泽州的惊险历程,形成一条“朱总司令出太行”的红色经典线路。电视片《朱总司令出太行》通过影像资料重温再现了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该片总撰稿王春平表示,在晋城地区的红色资源中,“朱总司令出太行”无疑是晋城党史和泽州党史的珍贵财富,也是最具有开发潜力的党史大品牌,拥有这笔珍贵财富是泽州乃至晋城的荣幸。
  朱德触景生情赋名篇
  在抗日战争期间,作为八路军总司令的朱德曾数次来到晋城,足迹遍及辖区各县。李俊杰说,“朱总司令出太行”特指抗战时期的1940年四五月份,朱德从武乡王家峪八路军总部出发南行,经黎城、潞城、平顺、壶关、陵川、泽州直下太行、过济源到洛阳并返延安的这段特殊经历。
  经过多年的反复考证确认,当年,朱德在泽州县行经的具体路线点为:由陵川县西河底入泽州—柳树口镇白洋泉河(北寨村)—金村镇老龙背山—贺洼村孟掌自然村—水掌村—晋庙铺—山河镇马街—堆金洼、刘坪—愁儿沟一线,然后从青龛村出太行,进入河南济源。
  5年前,李俊杰就与王春平、王晋川一起就“朱总司令出太行”课题开始进行考察和研究。
  在考证中,王春平发现一部名为《延安与八路军》的纪录片,是八路军电影工作团拍摄的第一部影片,其中朱德的影像片段,是在晋东南八路军总部拍摄的。而拍摄者之一的吴本立就在出太行的随行队伍中。
  当年,朱德出太行随行人员有400余人,其中包括朱德夫人、八路军总部直属队政治处主任康克清、总部供给部副部长周文龙、总部秘书处秘书长周桓,以及国民党战地党政委员会冀察战区分会副主任委员王葆真等人。
  为确保朱德的安全,八路军总部当时抽调三八五旅一个加强连负责保卫工作。
  李俊杰表示,“朱总司令出太行”泽州段涉及的相关事件和地点主要记载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出版的《朱德传》《周文龙回忆录》《康克清回忆录》及其他一些当年亲历人士的回忆录。与此同时,在5年的考证中,李俊杰还采集了当地老百姓中流传的口述史作为佐证。
  1940年四五月份,国民党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率部驻防在与陵川县交界的泽州县东部一带,包括陵川县西河底等地都是这支川军部队的防区。李俊杰在走访北寨村时,听村里老人说,李家钰司令部就设在村中一座门楼上悬挂“安泰隆”匾额的两进式大院里。
  1940年4月30日晚,朱德抵达泽州县柳树口镇北寨村,夜宿大门上悬挂“安泰隆”匾额的大院堂房,李家钰设宴款待。当晚,朱德就团结抗日及民主等问题,同李家钰促膝磋谈至深夜。
  5月1日,因下暴雨,朱德在北寨停留一天。得知村内发生瘟疫,他让八路军军医为民众治疗、讲授防疫常识,用白石灰粉杀菌消毒,防止疫情传播。
  5月2日,由于日军封锁线严密,朱德决定夜间通过。为确保安全,李家钰派出一个加强连先期侦察领路,警戒各封锁路口,护送朱德穿越丹河古道,由北向南前行,攀登老龙背山险峻山梁。
  上述史实,在《周文龙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抗日战争中的爱国将领》等书中均有记载。
  以前,对朱德《出太行》诗作到底在何地创作,说法不一。
  当年随行的周文龙对此回忆时有段具体细节的描写:“穿过封锁线,紧接着我们又翻上一座叫老龙背的大山。爬上山顶,天色蒙蒙亮了。走了一夜,部队确实有些疲劳,于是,决定在山顶小憩。大家三五成群地坐在山顶,居高临下,俯瞰着大自然壮美的画卷。在金色朝霞的映照下,起伏的丘陵好像一个一览无余的镀金大沙盘,天空又蓝又高,清澈如洗。远处,一条微微闪着白光的浩浩荡荡的大河,好似从天尽头蜿蜒而来,两岸崇山如一道石壁,静静肃峙着,大河威风凛凛地巡视着为它折腰膜拜的大自然,滚滚泻去。我知道,那就是黄河,哺育中华民族的摇篮。在山顶上朱总司令盘腿席地而坐,微微眯起双眼,久久凝视着远处的黄河,不由地激情澎湃,诗兴大发,当即赋诗一首《出太行》。”
  尽管亲历者周文龙明确详细记述,《出太行》创作于老龙背山,但仍有不少人认为朱德是在黄河边上赋诗,而《朱德传》记述的则是当年在济源刘坪写诗。
  通过对现存所有随朱德下洛阳人员回忆文字进行考证,线路记载最清晰、地点最丰富、情境最真实的当数《周文龙回忆录》,也最有参考价值。
  “《周文龙回忆录》中所说的‘黄河’,其实是黄河在泽州境内的支流——丹河。”为了证实周文龙的说法,李俊杰前往海拔957.5米的老龙背山,站在山巅,放眼望去,巨龙盘桓,滚滚的丹河水从太行山大峡谷中汹涌奔流,抬眼望去,两岸万仞山峦,群峰壁立,蔚为壮观,青松翠柏,太行山壮美的雄姿,令人眼前炯亮。
  后来,他又前往太行山脉其他山峰,就地形地貌进行实地考察,并结合现有史料进行反复推敲考证。李俊杰认为,当年5月3日,穿越日寇封锁线的朱总司令触景生情,即兴诵出《出太行》诗的第一地点,应是泽州县金村镇贺洼村东南侧巅峰——老龙背山巅无疑。“在朱总司令出太行线路途经的太行山其他山峰,根本看不到黄河。”
  他认为,时任八路军供给部副部长的周文龙是当年事件的亲历者,是朱德出太行时随行的最高级别八路军官员。新中国成立后,他曾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等要职,其亲身记述是第一手资料,自然最具有权威性。
  王春平在考证中得到的一个细节,更确认了李俊杰的观点:“老龙背”在太行山南部地名仅有一处。“老龙背的名气并不大,周文龙却能在数十年之后的回忆录中清晰地写出这个地名来,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也有研究者认为,朱德在老龙背山是即兴吟诗,在刘坪是要来纸笔写诗。王春平认为,这种说法还需进一步论证。
  连夜惊险穿越日军封锁线
  1940年5月4日凌晨,朱德一行从孟掌出发,中午到达晋庙铺镇,国民党第九军派一个营在此迎候。当晚10时,通过博(爱)晋(城)公路晋庙铺的封锁线。随后,由当地村民做向导,走小路西行。“整整一天在日军的鼻子底下活动,这是朱德出太行最紧张最惊险的一天。”王春平说。
  从《朱德传》中可窥探出这段惊险经历:“五月四日,又要通过日军封锁线,由第九军派人前来迎接。当朱德一行正准备越过封锁线时,日军忽然打来炮弹五、六十发,因此到黄昏后才重新前进。当夜十时通过博(爱)晋(城)公路晋庙铺的封锁线。这里离日军驻地不过五六里路,白天还有二百多日军曾停留在此。”康克清在回忆当时的情形时写道:“封锁线上可以看见不远处敌人的碉堡楼里射出的灯光。”
  当晚,过封锁线后,朱德一行到达马街村。当时马街也有一个日军据点,于是他们匆匆通过。连夜摸黑赶到刘坪村时,已是5月5日凌晨5时。朱德被安排在距刘坪1里地左右的堆金洼村休息。
  如今,在泽州县堆金洼村,有座挂着“朱德路居地”匾额的院落。这座原来南北两进式的大宅院,南院已被改修为村剧场,只保留了北院。而北院的堂屋也是后来重修的。
  时来智曾任堆金洼村委会主任,其父亲时新云是1942年入党的地下党员。时来智听父亲生前讲过,当时堆金洼住着国民党的一个师部,师长姓杜。朱德抵达堆金洼时,这位师长将其居住的北院堂房腾出让朱德休息。
  在《朱德传》中记载这段历史时提到:“5月5日,(朱总司令)抵达河南济源县,夜宿在该县刘坪。”李俊杰等人结合历史资料和当地老百姓口述研究得出,当时的“刘坪”就是如今泽州县的堆金洼。当年,堆金洼村与紧挨着的刘坪村是一个行政村,统称刘坪,归河南济源管辖,后成山西泽州县辖区,也就是说,5月5日凌晨朱德路居的刘坪村就是如今的堆金洼村。
  警惕性一向很高的朱总司令敏锐地意识到:在通过晋庙铺、马街日军据点时被日军发觉后,必会有追兵赶来。当天,他命令随行人员稍作休整后,随即在天亮前离开了堆金洼。
  据村民回忆,朱总司令离开堆金洼后,赶到的日寇追兵就把北院堂屋烧毁。后来重修过的堂屋虽已失去原貌,但北院整个院落基本保存完整。
  就在日寇扑到堆金洼村烧房子时,朱德率部已安全抵达著名军事要隘——“愁儿沟”,时间是1940年5月6日。
  当天,朱德经愁儿沟古道,从泽州县的青龛村到达河南济源山口村出太行,后经省庄渡口过沁河出济源,经黄河铁榭渡口达洛阳。
  朱德历经20多天从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到达洛阳,后返回延安,从此告别战斗了3年的太行抗日根据地。
  打造“朱总司令出太行”红色旅游品牌
  朱总司令出太行的行经路线,在长治境内的行程基本处于八路军的可控范围,出太行后进入河南境内,接近当时的大后方洛阳,也是比较安全的一段行程,唯独泽州境内的行程,是整个行程中最曲折惊险、最富有故事、最波澜壮阔的一段。
  在5年多的考证中,为确认朱德总司令当年出太行的行经路线,李俊杰、王晋川二人经常相随下乡对每一个关键的地点进行反复核实。在考证中,曾经在部队服役的李俊杰对“朱总司令出太行”线路有了新的发现:“每个关键的落脚地点之间的距离,均在30公里左右,这个相间距离符合当年完全靠步行走出的行军路程。”
  青龛村位于晋城市泽州县山河镇南部,辖北槽、龙洞、西大沟、戈丁根、青龛和圪丁村六个自然村。村边山上有条45公里长、几乎全是挂在悬崖峭壁半山腰之上的崎岖山道,这就是当地人俗称的“愁儿沟”。顺着“愁儿沟”步行可达河南济源五龙口景区。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山下五龙口的猕猴会成群结队跑上青龛村采摘野果和柿子充饥。
  2018年以来,青龛村两委克服困难,围绕“朱总司令出太行”主题,在青龛修建了“朱德出太行”实景雕塑群、“朱德出太行纪念展”“朱德出太行小道”,逐步形成了红色主题旅游教育基地。如今,晋城通往青龛的村村通水泥路已修好,每天有乡村巴士从市区开往青龛,吸引了众多的游客前来参观学习。
  “朱总司令出太行线路”泽州段是一条红色、自然、人文俱佳的旅游线。如今,河南济源已将“朱总司令出太行”打造成一个红色品牌,并顺着泽州境内的愁儿沟古道形成一条红色旅游线。
  “一定要立足全国红色旅游的精品工程高标准、高起点、大手笔、现代化、智能化、体验化、挑战化的目标去规划、设计、建设,秉持以志育人、以情感人、以文化人的理念,深度挖掘,深度体验。”李俊杰认为,应当将朱总司令出太行时在泽州境内经过的主干路线、停居地,串点成线,整合挖掘“朱总司令出太行”沿线具有红色革命基因、抗战纪念意义、统战智慧内涵、传统文化意蕴及山水观光情趣的旅游资源,形成全域红色旅游景线。可以开发青少年“跟随朱德爷爷出太行”“当一周太行山小八路”、每年一届的全国“红色诗歌诵读大赛”等红色体验品牌,以此为晋城红色旅游新龙头,带动晋城红色旅游、太行山水旅游、黄河文化旅游、全域旅游的大发展。
  王春平认为,“朱总司令出太行”的红色核心资源确实在泽州境内,泽州可围绕“朱总司令出太行”“朱总司令《出太行》诗作诞生地”这个独有的红色品牌来打造,提升红色文化内涵和知名度,促进晋城市的红色旅游、全域旅游及转型跨越发展,让晋城红色旅游进入全国一流行列。(山西晚报记者 李吉毅)
责任编辑:李宝婷
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晋城旅游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视频)独家授权晋城旅游网发布,版权归晋城旅游网所有,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晋城旅游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晋城旅游网咨询电话:0356-2601555
相关文章
投诉举报
热点新闻
24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陵川疾控中心